余超颖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浏览: 132

【藏界资讯】瓷器鉴定的重要方法——了解传统瓷器二十四种纹饰!-古玩评估鉴赏交流一、鱼纹广义上可包含由鱼纹和其他纹样组合而成的纹饰,如鱼?


【藏界资讯】瓷器鉴定的重要方法——了解传统瓷器二十四种纹饰!-古玩评估鉴赏交流

一、鱼纹
广义上可包含由鱼纹和其他纹样组合而成的纹饰,如鱼藻纹、鱼鸟纹等;狭义上仅指纯粹的鱼纹或以鱼纹为主体的纹饰。鱼纹的表现手法有深刻、彩绘、模印、塑贴等。

清康熙 青花加彩鱼纹盘
鱼水组合的画面称为海水鱼纹或水波游鱼纹。如耀州窑青釉花口碗内壁上的海水鱼纹,以篦状工具左旋右转刻划细密的水波纹,以粗健的线条勾勒出游鱼,动态真切自然。鱼与莲组成的画面,称为鱼莲纹或莲池游鱼纹;鱼与水藻相配称为鱼藻纹。磁州窑的鱼藻纹最为生动,水藻飘动,鱼儿浮游,水藻飘指显示水的流向,令人感受到鱼逆流而上的动态。元、明、清瓷器中鱼藻纹饰更为普遍,多用青花、釉里红、五彩表现单尾或双尾鱼纹,鲭、鲢、鲤、鳜或鲭、鲐、鲤、鲫鱼四鱼与水草组成的寓意纹饰。明宣德蓝釉鱼藻纹盘,以晶莹艳丽的宝石蓝色釉托起洁白如玉的鱼藻,清丽动人。
二、鱼藻纹
“鱼”与“余”同音,是“富贵有余”、“连年有余”的意思。鱼纹几乎是每个朝代都使用的主要陶瓷装饰图案。鱼纹种类繁多,如莲池游鱼、水波游鱼、水藻游鱼,或单或双,或三五追逐,鱼水相融。双数鱼的构图,在器壁用对称法,两两相对;若在器心,则两鱼并排而游。三五尾单数鱼的构图,多是顺向追逐游动,空间饰以浮萍、水草、莲花之类花草。

明嘉靖 青花龙凤鱼藻纹盌
三、摩羯纹
摩羯本是印度神话传说中的河水之精、生命之本,公元4世纪末传人中国。经隋唐,摩羯形象融入龙首的特征。宋代瓷器上的摩羯纹多见于耀州窑瓷器。往往在青瓷碗的内壁刻划头上长角、鼻子长而上卷、鱼体鱼尾的鱼形摩羯,或在碗心的莲池中盘旋,或在碗壁的碧波中对游。摩羯纹有的作为主题纹饰出现,也有作辅助纹饰的,与水波、莲荷、荷叶等组成带状纹,衬托婴戏主题纹饰。

五代耀州窑青釉摩羯形水盂
四、鸟纹
广义上可包含鸟纹与其他内容组合的纹饰,如花鸟纹;狭义上仅指纯粹鸟纹或以鸟纹为主体的纹饰。神话性质的凤纹或其他瑞禽纹也归在鸟纹类属。鸟纹的表现技法有刻划、彩绘、模印、塑贴等。唐宋以后,受中国画影响的鸟纹多与花卉纹相配为饰,习称花鸟纹。

清雍正 斗彩花鸟纹盖碗
五、花鸟纹
宋代北方民窑常用的装饰题材,笔触流利生动江湖天很晴,风格活泼豪放。如磁州窑残荷秋叶纹枕,枕面画野塘芦鸦、残荷败草、大雁南飞,呈现一派深秋景色。格调与此相反的竹雀图,只是草草几笔,便描绘了白头鸟停落在挺拔的竹枝上,竹枝似在微微摇颤,充满逗人情趣和盎然生机。

清康熙 蓝地描金花鸟纹棒槌瓶
六、凤纹
凤是远古氏族图腾的一种标志,是远古传说中“出于东方君子之国”的神鸟,其形象在传说中十分神秘奇异。

明宣德 青花穿花凤纹罐
唐长沙窑青釉注子上釉下彩绘展翅之凤,侧题“飞风”二字。唐三彩陶器上也多有印花凤鸟纹。宋代定窑、耀州窑、景德镇窑瓷器常见印花凤纹,多与牡丹相配,形成风衔牡丹、凤穿牡丹等典型画面,还有双飞凤、双凤穿云等形象。宋吉州窑窑变釉剪纸贴花凤戏朵花纹,新颖别致刘悦坦。元大都遗址出土的青花凤纹扁壶,以凤首作流,壶身绘展翅飞翔的凤体,凤尾卷起作柄,融实用与美观于一体,构思精妙。
七、凤尾纹
一种典型的瓷器装饰纹样,因图案形似凤尾而得名。凤纹多作为地纹,或作为辅助纹饰,有锥凤尾和画风尾两种装饰方法。锥凤尾系用锐器在红、蓝、黄、绿等粉彩地色上划出凤尾纹,俗称压凤尾,作为地纹pullip。画凤尾系用彩笔描绘而成,作为辅助纹饰。凤尾纹盛行于清乾隆、嘉庆时期彩瓷上,清乾隆蓝地粉彩凤尾纹开光山水图碗等是其典型作。

清乾隆 紫红地洋彩轧道锦上添花胆瓶
八、龙凤纹
一种典型的瓷器装饰纹样,描绘龙与凤相对飞舞的画面。龙为鳞虫之长,凤为百鸟之王,都是祥瑞之物。龙凤相配便呈吉祥,习称龙凤呈祥纹。明万历五彩龙凤纹笔盒、清康熙斗彩龙凤纹盖罐等都是典型之作。乾隆粉彩龙风纹盒的盖面上饰龙风对舞戏珠的纹样,别有情致。

清光绪 五彩穿花龙凤纹盌
九、鹤纹
古人以鹤为仙禽,喻意长寿,用鹤纹蕴涵延年益寿之意。瓷器装饰中的鹤纹始见于唐代,越窑青瓷上有刻划鹤在云问飞翔的图案,习称“云鹤纹”。明、清瓷器上多画丹顶鹤,景德镇窑青花瓷、五彩瓷、黄釉绿彩瓷上多见胡兰春。有云鹤纹葫芦瓶,鹤纹与寿字相配,组成长寿画面。有黄绿彩鹤纹碗,鹤衔葫芦穿云而飞,寓意福、禄、寿。还有仙鹤衔筹飞向海上瑶台祝寿,称作“海屋添筹”纹。

清雍正 斗彩卷草团鹤纹盌
十、雁纹
广义上包含以雁纹为主配合其他景物的纹饰,狭义上仅指单独的雁纹紫椿。雁纹常以其憩息环境芦苇为衬景,俗称“芦雁纹”。元代服饰制度上称雁衔芦,所以又称“雁衔芦纹”。变为口衔芦苇展翅飞翔状,并成为一种定式。如江西高安窖藏出土的釉里红匝,在适合纹样的圆形画心部位描绘一只红色衔芦之雁。明代民窑青花瓷器纹样上将雁置于芦苇滩汀上,充溢着一种野逸气息。

明 青花芦雁纹莲子罐
十一、鸳鸯纹

明万历 五彩荷塘鸳鸯纹缸
古人视鸳鸯为爱情的象征,《古今注》说鸳鸯为“鸟类况天佑,雌雄未尝相离,人得其一,则一必思而死,故日匹鸟”。瓷器装饰中的鸳鸯皆成双成对出现,而且多与莲池相配,习称鸳鸯戏莲纹、鸳鸯卧莲纹、莲池鸳鸯纹。宋代定窑、景德镇窑、耀州窑、磁州窑的碗、盘、盘、枕等器物上普遍采用鸳鸯纹。典型器物有西藏萨迦寺藏明宣德青花五彩鸳鸯莲花纹碗、“台北故宫博物院”藏明成化斗彩鸳鸯莲花纹盘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万历五彩鸳鸯池纹瓶等血咒圣痕,均为传世之作。

十二、鹦鹉纹
始见于唐代瓷器,流行于晚唐至北宋。在构图方法上无论是表现展翅飞舞的单体鹦鹉,还是首尾相对的成对鹦鹉,都考虑器物造型特征,处理成适合纹样。这些都是因为深受金银器装饰风格的影响。主要表现方法是彩绘、刻划。唐长沙窑出土的鹦鹉纹枕,笔法流利、生动自然。北宋越窑青釉碗、盘等器物上,常刻划首尾相逐的两只鹦鹉,装饰更具韵味。

越窑鹦鹉纹粉盒
十三、鸭纹
包括单独的鸭纹和以鸭主体的组合纹饰。鸭纹多配以荷莲或芦苇,更奇者与雄鹰相配。宋代受中国花鸟画题材影响,瓷器上的鸭纹最为丰富,定窑、景德镇窑、耀州窑、磁州窑多以此为装饰题材,画面上多是两只或四只鸭成双成对,周围莲草相问。尤以老鹰逐鸭最为精彩,黑鹰从天飞扑而下,一鸭仓皇逃窜,一鸭急钻入水,尚露腚尾,水花四溅,芦苇摇曳,画面真切动人池玲子。

北宋 耀州窑青瓷刻波鸭纹六棱碗
十四、蝴蝶纹
广义上包含以蝴蝶为主配以其他内容的纹饰,狭义上仅指独立的蝴蝶纹。受宋代花鸟画成熟的影响,瓷器装饰中花鸟虫鱼题材大增,蝴蝶纹开始盛行。宋瓷上蝴蝶纹多取蝴蝶对飞纹样作圆形构图。典型器物有明成化斗彩团蝶纹罐、万历五彩花鸟花蝶纹蒜头瓶等。雍正以后瓷器上还盛行一种瓜蝶纹白王后,即以瓜蔓与蝶纹相配,谐音“瓜瓞”,习称“瓜瓞绵绵”,寓意子孙万代连绵不绝,乾隆粉彩瓜蝶纹瓶即为代表之作。

北宋 越窑蝴蝶纹粉盒
此器为扁圆形,关雪盈盖稍鼓,盒身子口断喉弩,直腹下折,圈足外撇,圈足内施釉,并见垫烧痕。盒盖上鼓,盖面以凸弦纹分为内外两区,内区刻划蝴蝶卷草纹,外区划一周流云纹,构图严谨规范,刀法流畅简练,蝴蝶纹细腻传神,盒身素面无纹饰。盒内外通体施青釉。此盒为妇女用来存储胭脂香粉等的物件,是宋代常见的器形,造型小巧精美,做工较精致,为越窑烧造。
十五、饕餮纹
饕餮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,《吕氏春秋·先识览》记载:“周鼎著饕餮,有首无身,食人未咽,害及其身,以言报更也。”饕餮纹应视作兽面纹中的一种。清代名品有康熙青花饕餮纹瓶、五彩加金饕餮纹方熏、五彩加金饕餮纹尊等等。

清康熙 青花饕餮纹铺首耳大尊
束颈敞口,鼓腹圈足。尊形壮硕。口沿、圈足饰蕉叶纹,肩部堆塑双铺首耳,腹部主题纹饰满绘饕餮纹,构图严谨,画工浓淡搭配相宜,深浅变化自如。瓷器仿铜器如此大件者,较为少见。画工如此古朴典雅者则更为少见。
十六、鹿纹
鹿纹是一种反映原始渔猎生活的传统陶瓷装饰纹样。唐代长沙窑有青釉鹿纹褐绿彩注壶,小鹿体态轻盈,边跑边顺盼,是不可多得的佳作。宋代缂丝上的天鹿纹移植于瓷器,典型纹饰如定窑白釉盘上的印花鹿纹,画面上两只长角鹿奔跑在枝叶缠绕的花丛中,前一只鹿回首张望原口证,后一只鹿追赶呜叫。

清雍正 粉彩蝠鹿纹小杯 (一对)
 磁州窑枕面上所绘鹿纹动态不同,或在山中奔跑、或在草莽间漫步、或卧于灌木中惊望、或立于路途上徘徊,线条流畅写意。明代晚期流行以谐音和寓意象征吉祥的纹样,鹿纹作为“禄”的替代形象常与蝠(福)、寿桃组合成“福禄寿”吉祥图案出现在青花瓷器上。乾隆朝创烧的粉彩百鹿纹尊,把鹿纹的人文含义推到了极致,乾隆以后及近代仿制品较多。
十七、狮纹
  一种具有宗教意味的传统陶瓷装饰纹样,包含以狮为主的组合纹饰,如狮子与绣球、狮子与人物等。入宋以后盛行狮子与绣球的配合纹饰,习称“狮球纹”。南京博物馆藏明永乐至宣德大报恩寺琉璃宝塔狮纹琉璃建筑构件,狮作为佛教中的护法神出现反恐疑云,造型奇伟,制作精湛。其他典型器有“永乐年制”篆款青花压手杯,杯心绘画双狮滚球,为永乐压手杯的上品。

明宣德 青花狮纹抱月瓶
配铜镀金瓶口、颈、耳。直口,颈中部圆鼓有马贵将,刻变形蕉叶纹及缠枝花卉,口边左右饰如意绶带耳,刻草叶纹饰,线条自然流畅,构型佳好。其余部分瓷质,溜肩,扁圆腹,圈足,足底无釉张碧池。胎质细腻洁白,釉质清莹厚润。腹两面主题纹饰各以青花绘制双狮,中心为一绣球,狮子身缠绸带,绕球相戏,活泼可爱,妙趣横生。瓶身侧绘青花缠枝花卉,缠枝勾连细腻优美,花卉鲜妍。青花发色浓重明艳,笔法流畅自然。整器古典端庄王庆坨贴吧,器形稳重而不失秀美,圆硕而扁平的瓶体与优美空灵的双耳搭配,视觉上达到平衡。造型张弛有度,丰富了自上而下的曲线。抱月瓶外形最早源自宋元时期流行于西域的陶制马挂瓶,左右双系,用以挂于马鞍之侧,极具民族特色。明代以青花为装饰,结合抱月瓶自身独特的风格,将色彩与器形完美容于一体,发挥了陈设用艺术品,以永宣时期之抱月瓶最富盛名,清代多有仿制。此器造型饱满丰盈,瓶腹大气,双耳秀美,对比鲜明。
十八、麒麟纹
麒麟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祥瑞神兽,被视作吉祥象征,是古代麟凤龟龙“四灵”之一。形象略似鹿,独角,全身生鳞甲,尾像牛尾,简称“麒”。典型作品有元青花麒麟花果纹菱口大盘、元青花麟凤纹四系扁壶等。

明15世纪 青花麒麟纹梅瓶
明代正统、景泰、天顺三朝,未见书写官款的器物,被称为陶瓷史上的“空白期”。但是从文献记载看,正统三年(1438)年曾禁止民窑烧造和官窑式样相同的青花瓷器;景泰五年(1451)有减饶州岁造瓷器三分之一的记载;天顺元年(1457)曾派中官赴景德镇督烧瓷器,则三朝之中不论官、民窑均有烧造胡克·霍根。这三朝的传世青花器物除被称为“云堂手”的人物图器皿外,另有一类以麒麟、孔雀等瑞兽珍禽为主纹的梅瓶、大罐。耿宝昌先生曾指出:这些器物的风貌与其时画坛高手林良、戴进的画风一致,联系到有关文献记载,笔者认为,这一批青花器法神披风,就是继宣德晚期以来的皇室定制,由同一代工匠绘制造就,用于赏赐诸藩王的御窑器。
十九、海马纹
初见于唐代三彩器上,元代盛行。白马又称玉马,特征是两膊有火焰。元代常在瓶、罐上部的云肩形纹饰中绘白马海水纹,习称“海马纹”。如元青花大罐的肩部所绘海马纹,画一匹两膊火焰上飘的白马,不加渲染,配以蓝线勾画的起伏不断的海浪,加强了白马的神奇感。

清康熙 素三彩海马纹碗 (一对)
二十、云龙纹
是龙纹的一种,因其构图上以龙和云组成而得名。龙为主纹,云为辅纹,龙或作驾云疾驰状,或在云间舞动。始见于唐宋瓷器上,如晚唐五代越窑秘色瓷瓶上的云龙纹、宋定窑印花盘上在祥云间蟠曲舞动的龙纹等。元、明、清瓷器上云龙纹更为多见。

清乾隆 青花云龙纹大尊
洗口,直颈,腹部丰满,圈足微撇,器形壮硕。颈部绘青花云蝠纹,腹部主体纹饰为青花云龙纹,口沿、肩部及胫部等绘如意云头纹、几何纹、莲瓣纹等多层边饰,纹饰丰满,青花纯正。肩部及近足处突起两道弦纹,使整体虽高大壮硕却又不失秀丽,是乾隆时期民窑青花瓷器中的上品。
二十一、海水龙纹
是一种典型的龙纹,以龙与海水组成,表现龙游在海水中。北宋越窑青瓷碗上刻划海水龙纹为典型纹饰。元、明、清瓷器上海水龙纹很多,有单龙、双龙、四龙乃至九龙,穿游腾跃于海水之问,多用绘画方法表现,也有用彩绘结合划花的手法。

清康熙 釉里三彩海水龙纹观音瓶
清康熙 釉里三彩海水龙纹观音瓶“大清康熙年制”六字三行楷书款,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康熙本朝,口沿外撇,束颈丰肩,颈部凸起三道弦纹,瓶身自肩而下渐收,器形古朴典雅而不失清秀俊俏。 瓶身浮雕寿山福海纹和云龙纹,雕琢技法娴熟,纹饰生动流畅都昌在线网。浮雕纹饰之上以青花绘海水,豆青染寿山,釉里红绘龙纹和火珠纹。青花发色青翠,豆青颜色淡雅,釉里红色泽艳丽。该瓶集多种工艺于一身,融三种色彩于一体,工艺精美,色彩丰富,为康熙时期官窑之精品,极为少见。
二十二、穿花龙纹
又称“串花龙纹”、“花间龙纹”,表现龙在花枝间穿行。五代越窑青瓷已见龙与蔓草相配的纹饰。明代穿花龙纹运用较多,主要以青花描绘,也有用五彩的。明宣德青花扁瓶,以青花描绘缠绕的花枝和穿行其间的龙纹堂堂网。正德时穿花龙纹最盛行,盘、碗、渣斗、壶、花觚上较为常见。弘治朝青花瓷器中有龙游戏于莲塘中的纹饰,称“莲池龙纹”或”连池游龙纹”。

明万历 青花穿花龙纹梅瓶
二十三、龙戏珠纹
以龙和宝珠组成画面,通常宝珠在前方,龙在后追逐;也有宝珠在中间,左右二龙相对戏游,习称双龙戏珠纹或二龙戏珠纹。五代越窑青釉龙纹四系壶,腹部浮雕双龙戏珠及卷云纹胃疼的爱情,足口前所见最早的龙戏珠纹饰。

清康熙 白地绿彩云龙戏珠纹盘
二十四、夔纹
夔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奇异动物,似龙而仪有一足。《庄子·秋水》中记载:“夔谓炫日:‘吾以一足黔踔而行’”汉代许慎《说文解字》也谓夔“如龙一足”。瓷器上的夔纹主要流行于明、清景德镇瓷器。二,如宣德青花夔龙纹罐、嘉庆青花夔龙福禄万代瓜棱肜龙耳瓶等。

清乾隆 豆青釉青花兽面夔纹尊
清乾隆 豆青釉青花兽面夔纹尊 尊侈口,束颈溜肩,直腹渐敛,圈足外撇,胎体厚重敦实,釉面光洁匀净,口沿及圈足外施酱色釉一周,通体施豆青釉,釉质厚润妍亮,温润怡人,器身颈腹之际饰双道凸弦纹三组,间以青花为饰,颈部饰双夔纹八组,腹部以云雷纹作地,上饰双夔纹组合之兽面纹八组,颈部饰几何纹,青花发色青翠,纹饰工整华美,布局繁而不乱,层次丰富明晰。此尊造型端庄挺拔,气度雄浑,装饰风格具有乾隆朝之典型特征,实为厅堂陈设赏玩之佳器。
(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

全文详见:10035.html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