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 全部文章 >

日期:2019-03-17 | 作者:admin

余超颖“软肋”,从他出生开始,便已然注定 孩子,是妈妈的-娜仁家家

分类:全部文章 | 浏览:2

余超颖“软肋”,从他出生开始,便已然注定 孩子,是妈妈的-娜仁家家

余超颖
时间 · 印象
(2014.10 第 2 个月)
果果已经两个半月大了,时间过得真快。
老妈的炎症最近比较厉害,迫于无奈要去医院挂水,这样的情况是不多见的。从我记事起,老妈的身体就像是钢打的,极少生病,病了也从不吃药。
以前全家人感冒,她一个个照料着,不是打针看病,就是熬汤吃药,而她自己,多半是扛一扛,就过去了。
排队、挂号、取药,料理完,再匆忙返回家给果果喂个奶。
医院这地方,我总没留下什么好印象(实在是对它不公)。每次去都不尽感慨,或许是我从来多愁善感,又或与医院这个地方有关。

这回与以往不同……
因为是下午,输液室的病人并不很多,大多是些孩子,不足三四岁的居多。有的头上插着针管、有的是脚上。看着难受,心里七上八下。
眼见一个不足3个月的小婴儿也被送进来扎针,孩子太小,只能扎在额头上,看着让人揪心。这些娃娃还那么小,扎针的过程中,歇斯底里的哭喊,揪得人心都疼。
我远远的坐在角落里,忍受着此起彼伏的折磨。
想起果果才一个多月的时候,也经常歇斯底里的哭,因为天黑害怕而不敢入睡,那时的我,心都被他哭疼了,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,抱着左摇右哄,也没有用。
果果那样的暴躁脾气究竟是像谁了呢?如若是那般的脾气,生病了,岂不是要掀了医院的屋顶。转念马上又怪自己不该这么去想,惟愿他这辈子都不要遭那样的罪。
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至始也。不限明理,不止孝道,是心疼。
母子之间的亲情随着果果,一天天的长大,一天天的增加。我不知道它要长到何时为止,它要膨胀到哪里,但它早已变成我的一根软肋,只轻轻一碰就疼得不行。

评论

联系方式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