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超颖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浏览: 192

【西出玉门】第二十九集-欣语音——第二十九集回到宾馆,叶流西刚洗完,正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整理行李,看到只昌东一个人回来,有点奇怪:“肥唐?


【西出玉门】第二十九集-欣语音

——第二十九集
回到宾馆,叶流西刚洗完,正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整理行李,看到只昌东一个人回来,有点奇怪:“肥唐呢?”昌东翻理洗澡要用的东西张内咸,顺便跟她说了一下。叶流西有点不忍心:“你就这么把肥唐给扔了?”那个小瘦猴儿,一路西来,出钱出力,有心贪她的兽首玛瑙,摸都没摸上两下,整个一吃力不讨好借金姐妹,让人唏嘘。
昌东说:“什么叫扔了?孟今古想多拼点车有个照应,我就把肥唐推荐给他;肥唐想逛景点,我就把他推荐给孟今古。两个人求仁得仁,不是很好吗?”他进洗手间,里头刚洗浴的味道不散,沐浴露的香味之间,总觉得萦绕女子身上的气息,昌东忽然觉得尴尬,想退出去,反显得不磊落……犹豫了一下,把门关上。
昌东给肥唐指的那条明道,说是镇上有路直通哈密,指的就是哈罗公路。这路有一半的里程是就地取材,拿盐土压平了堆积成的,车速倒还凑合,但怕水,有的路段特脆弱,一泡尿都能泚出个洼坑来。
业内常讲的“龙城雅丹”周禹侯,是个大概念,严格意义上说,以哈罗公路为分界,左边是龙城,右边是白龙堆。龙城因为靠近楼兰、余公幕、土垠,造访的人相对多些,车辙子都能轧出路来。白龙堆则更偏、更凶险,也更苍凉宁远天气预报,古籍上提到这里,都说是鬼怪出没之地——很多过哈罗公路的人能轻易拍到白龙堆的照片,但那其实都是在边缘,进入中心腹地的人寥寥无几。从孔央的那张照片判断,昌东更倾向于白龙堆才是目的地。
路上少华山门票,他给叶流西打预防针:“那里风力很大,说‘雅丹群’是小看它了,完全是个雅丹城,听说不好扎营,我也没住过,据说是比龙城可怕多了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叶流西说:“早知道,把那个孟什么还有肥唐都带上呗,人多,好歹壮个胆。”昌东看了她一眼:“我们要做的事,虽然大家没说开,但心里都清楚不是什么好事——真好意思把那些不相干的人都拽上魔王拽妃?”叶流西说:“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,反正我好意思。”
日暮时分,车子缓缓驶入白龙堆腹地,昌东沿路都插下旗标羽毛笛子扇,以免找不到出来的路——风还没起,四周安静到死寂。这里的土台,有的覆盖盐碱土层,有的直接披着晶盐,还有些成分是白膏泥,土台高大,蜿蜒曲伸,每一道少说也有百米之长,真像是蜷伏着的巨大龙身。照例,昌东把车在一处背风的大土台前停下,这土台有十来米高,像一堵结实而又厚重的墙。
叶流西带着望远镜,爬到高处看了会风景,整个白龙堆在暗下去的暮色里泛森白的冷光,天空连鸟都没飞过一只。而触目所及,土台的形状虽然怪异猫肉能吃吗,但并没有任何一座上嵌了人。也许是进得还不够深?
昌东试图扎营,但这里的盐碱地层太硬,帐篷的地钉打不进去,他试了两次放弃,抬头招呼叶流西:“下来吧,晚上要睡车里了……先做饭。”叶流西应了一声,转身朝土台下走,走了两步,忽然察觉到什么,蓦地回头。地上一行滴滴拉拉的血迹,一直延伸到她脚边。她蹲下身,掀开裤筒去看,果然又渗血了。叶流西皱了皱眉头,她上来的时候已经很小心了,几乎没有用到伤的这只脚,居然还是流血了。她瞄了一眼土台下的昌东:他正捡拾地上的土石块,试图搭出一个简易的火台。算了,不跟他说了古道惊风,否则他又要怪她有脚伤还爬上爬下……待会自己处理一下好了。
她小心地爬下土台。暮色更重了,光亮完全隐没下去的时候,那些被土台洇干的血迹,忽然滋滋翻沸了两声。
叶流西头一次拿矿泉水煮排骨汤。昌东从附近捡了几截枯断的胡杨木当柴火,借叶流西的刀劈短劈细,汤煮沸很容易,肉要煮烂却很难——反正这种地方信号全无,也没别的消遣,两个人分坐左右守着锅,给火台里添柴。怕中途起风,昌东在火台前围了挡风板,想火大,就多加两根柴,想火小,就撤两根,水很快翻沸,带出肉香,小锅盖被水蒸汽拱推得碰碰响。
昌东尤其喜欢这声音绣红旗简谱,有一种急不可耐又进退无门的感觉。叶流西专心加柴,有一句没一搭地跟昌东说话。“你说今天晚上,还会有皮影人出现吗?”昌东回答:“有也不稀奇啊。”他的女朋友被嵌在未知的黄土垄台里,而她是从吊着的绳套里醒过来的,遇到再多怪事好像都合情合理。“如果这一趟根本找不到孔央怎么办?”“两年了,有心理准备。只不过人死了,不把她安葬,总觉得事情没做完,”昌东掀开锅盖,拿勺子撇去脏沫,“你呢,这趟如果没收获,可就又回到原点了。”
叶流西冷笑:“我又不着急,急的是害我的人碾子山吧。”“为什么说有人害你?”叶流西掰折手里的木段,一截截往火里扔,跟抛着玩似的:“难道我会自己跑去上吊?我这种人会去寻死?当然是有人把我吊上去的。我那时候昏迷,想杀我多容易,一刀就行,不杀,就是想让我活着。也可以让我活得一无所知,清场就行,偏偏留下个包,包里放一些让人起疑的东西,明摆着想让我去找——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一年多以前的事,现在才追查吗?我故意的,不紧不慢打闲工,我就想看看,对方会不会先沉不住气。”她吁了口气。对方一点端倪都没露,真他妈千年王八万年龟的性子。
“通过孔央的照片知道山茶事件,然后找到你,现在又到了这,难道不是一步一步,往人设定好的圈套里走吗?”她耸耸肩,“所以我说,如果真的一无所获,急的也不是我,应该是背后的人。他把我当蠢鸡,当然会不断往我面前撒米作饵,我先吃着呗愤怒的情人黄龙封神传。”“如果走到最后,发现结局很凶险呢?”
叶流西揭开锅盖,麻利地给山药去皮查莉成长日记第四季,然后直接块块砍落进锅:“凶险就凶险呗,都死过一次了,现在是拿借来的命看风景……你不也一样吗?”昌东不说话了,细细一想,觉得自己还没她透彻洒脱慧沃网,但这洒脱里有蹊跷:什么样的环境,会生出她这样的性格呢?
起风了,这里的风一惯起得怪超级玉钱系统,当地人叫“风头”,大风凭空冒头,肆虐一阵再缩脖子回去。叶流西抓紧时间舀汤:“吃吧,别一会锅被风刮走了。山药生吃都行,死不了人……”昌东接过塑料汤碗,吹了吹,正要低头去喝,忽然又放下。他俯下身去双手撑地,耳朵贴地听了会马尔亚之战,然后站起来掸了掸手,向来路走了几步。有车来了。
这声响,来得还不止一辆。先到的是车灯光,大老远打过来闪人的眼,昌东避到一边,光近的时候,音乐声也近,歌手扯着嗓子吼“你到底爱不爱我”,用力太猛,昌东都替他累。车到近前,驾驶座上的人揿下车窗,语气不无挑衅:“呦,昌东,这么巧情定爱琴海啊,又见面了。”孟今古。
后头跟着的那两辆不用说了格斗宝贝,估计是外拍队的人,昌东一声不吭地退回去。冷雨萱他选的地方位置好,土台合围,能最大限度避风,孟今古他们显然也看中了,三辆车开过来,就停在不远处,大声嚷嚷着下车扎营。什么总监、模特、摄影师,都是干力气活指望不上的,孟今古一力承担,抱着折叠帐篷经过时,忽然看到叶流西,眼前一亮:“呦,有美女啊。”他把东西都腾到左臂里搂着,右手在裤子边擦了擦,然后伸过来:“跑这条线的,都是朋友。认识一下吧,我叫孟今古,叫我金属就行。”
叶流西一向对自来熟的人没什么好感,她双手捧着塑料汤碗,不冷不热答:“我没手。”孟今古声音低沉:“没手,真的是个挺独特的名字。”叶流西仰头喝了口汤,盯着孟今古看了会,腮帮子一鼓,头一偏,吐了块汤骨头出来。再不知情识趣就有点蠢了,孟今古讪讪的:“美女真是……挺有个性的。”
他抱着帐篷走了。叶流西抬头看过来的昌东:“怎么回事啊?”昌东在她身边坐下,端起自己的汤碗喝了一口:“车辙印黄琦雯,还有我插的旗标……跟过来的海盗系统。”“那怎么办?”“都过来了,难道赶人走吗?白龙堆又不是我造的……”话到一半,他怔了一下,再次转头。又有车来了。
全文详见:10706.html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