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超颖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浏览: 161

【西出玉门】第四十八集-欣语音——第四十八集肥唐打了个哆嗦,这酒桌上,就他份量轻华子岗,他满以为,自己会是从头到尾都不被想起来的那个。?


【西出玉门】第四十八集-欣语音

——第四十八集
肥唐打了个哆嗦,这酒桌上,就他份量轻华子岗,他满以为,自己会是从头到尾都不被想起来的那个。他嘴唇发干,仓皇地看左右,昌东皱了下眉头,似乎想说什么,叶流西忽然叫了声:“昌东!”她把餐碟递出去:“帮我夹根羊排,我够不着,要大的海蒂拉玛。”昌东欠身,拿筷子帮她拈了一根,大的羊肋排骨,洒满了颗粒孜然和鲜红的辣椒粉。叶流西接回来,一手餐刀一手叉,切肉剐肉,刀叉碟子碰得咣当作响。这一桌子,只她一人动餐。吃得旁若无人,后来嫌刀叉费事,索性上手拿。
肥唐看出点端倪来了,觉得叶流西是不想昌东帮他讲话。“西姐……”叶流西头也不抬:“叫我干什么?你想做什么,不想做什么,自己长嘴自己说,自己都不吭气,别人上赶着着什么急?还没吃呢,就撑着了。”说到这儿,斜乜了一眼昌东。昌东笑了笑,示意了一下嘴角,她伸出手指去揩,全是辣椒粉,顺势舔了。
一桌的人,都知道她话里有话。肥唐也知道,他犹豫了一下,抬头看柳七,说:“我不想待在这。”柳七不动声色:“说大声点,我听不见。”肥唐头皮发麻,一颗心差点跳出喉咙,再看到叶流西拿餐巾擦手丑角登场,忽然就来了勇气,一巴掌拍在桌面上,吼:“不要你照顾,我不想待在这!”柳七目光一冷。高深脸色一沉张韵凝,手攥成拳耗儿鱼的做法,胳膊上肌肉贲起。丁柳斜着眼看肥唐,而昌东看叶流西。
叶流西放下餐巾,慢条斯理:“七爷,肥唐确实不适合待在这。”“你既然喜欢摸人的底,那摸过他的吗?肥唐生在西安,古玩世家,破铜破瓦,到他跟前,看看样式,掂掂轻重,就能说得出朝代、值多少钱。我记得……”她看肥唐:“你是西安文物鉴定评估委员会的高级会员是吧?”肥唐说:“去年……才加入的。”说这话时巴德维疗法,他都不敢抬头:他头一次听说西安还有这么个委员会。
叶流西看柳七:“七爷不是想找硬货吗?这一趟如果没有行家,就是一队瞎子出马……到时候,我们把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当破铜烂铁扔掉,捧回一堆花哨但不值钱的,七爷可别怪我们啊。”
柳七沉默了一会,忽然哈哈大笑。他端起面前的酒杯:“来来来,喝酒,酒肉朋友,不喝酒吃肉称不上朋友,咱这就算谈妥了……”昌东打断他:“七爷,还有个事。那个叫神棍的,你现在还有联系吗?”柳七说:“那怎么可能啊,就他一个人,神经还不正常,能走出罗布泊,那是亏得有我一路同行,他要真作天作地,又去那些凶险的地方,指不定死多少年了。”“那分开的时候,就没留什么联系方式吗?”毕竟一路同行的交情。“留了,到了哈密之后,说是为了纪念这段旅程龙朝大都,拉我专门去照相馆拍了张照,他没手机没电话,在照片背面给我写了个QQ号码,我没加过,不过照片还在。”“那麻烦七爷帮忙找一下,我试着联系一下,他记了那么多故事,未必全都给你讲,也许关于鬼驼队、皮影棺,还能问到点什么。”
酒到中途,昌东去洗手间。出来的时候,看到叶流西也在洗手台前洗手。昌东过去神薙,开了另一个龙头,又往手上搓了点洗手液,低头问她:“看出什么来了?”叶流西抽了张纸巾擦手,对着镜子整理头发:“你呢?”老酒楼,除了包厢,其它地方的灯光都昏暗,灯下看人,还是在模糊的镜面里,自己都觉得很满意。“柳七还是挺照顾丁柳的,那个高深随行,应该是专门保护她的。”叶流西嗯了一声:“高深跟丁柳的关系不一般。”昌东抬头,目光和她的在镜子里相触: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“高深进屋之后,基本目不斜视,只有几次例外,都是去偷瞄她,不过丁柳好像根本不在意,看肥唐都比看他多。”“偷瞄能说明什么?”“管不住心,都是从管不住眼开始的西厢少年。”
两人往回走,经过一个没人的包厢门口时,昌东忽然止步,杭电股份然后食指竖在唇边锦城教务网,示意叶流西噤声治丝益棼。这包厢门半掩,里头一片黑,明显没人,却有淡淡烟气飘出。顿了顿,有人说话,是丁柳的声音。“你觉得,这两人难搞吗?”有个男人回答:“七爷说,都是厉害角色,让你客气点,别乱来。”昌东直觉这应该是高深。丁柳鼻子里嗤笑一声:“我干爹嘴上说得好听,我才不信他会让别人从他碗里分饭……那个昌东,和那个女的,是一对吗?”高深沉默了一下,说:“可能吧刘星阳。”“是一对就好办了,想让情侣反目,太容易了。”
——
出发定在三天后耍牙。柳七有足够的人手,哈罗公路下去这一段路又好走,昌东画了地图,在白龙堆附近一处要了补给点:水、汽油、食品等,每周补一次卧底肥妈。这样就把越野车从物资载重里解放出来。昌东在车里加多了水箱,另外装了加热器鬼四忌,配了车载淋浴头,只要节约用水,基本能解决洗澡问题。肥唐的车不太实用,好在哈密距离柳园不远,请柳七的人帮忙退了车,另要了辆江铃,除了驾驶座,车里几乎拆空,装了车床垫,车内顶安了拉索挂环,可以用隔帘按需要拆隔出空间。
工程就在酒店隔壁的汽配店进行,昌东带着肥唐长时间驻场,叶流西则像个领导,每天都来看进展,且越跑越勤雅高e卡,昌东估计她是闲的——拿到柳七的钱之后立马不打工了,人生的意义简直失去了一半。第三天中午改装收尾,昌东拿她给车子做检验。布帘拉下,示意她躺平:“舒服吗?余超颖”叶流西躺了一会,她右手边靠车,左手边是布帘:“我左边睡谁?”“我。”她提建议:“我们俩之间,应该焊个铁栅栏。”昌东伸手拉她:“给你买个铁笼子要吗?”
叶流西借力起来。又去试淋浴器。莲蓬头从车里递出来,管上有吸壁,可以固定在车上。一揿开关,水头哗哗的。“多久能洗一次?”“一周,一次不能超10分钟陈建真。”叶流西想了想,没找茬:在那种地方能有这样的用水,很奢侈了。
中午,在酒店餐厅订了简餐自助,肥唐让两人先去,说是自己先回房洗澡,迟点到——他一上午钻了几趟车底,脏得不能看。昌东和叶流西坐了张四人桌,食客不多,隔得都挺远,偶尔传来刀叉相碰的声音,不扰人,倒挺悦耳。叶流西先吃完,刀叉一搁,长长叹了口气口考网。昌东眼皮略掀:“怎么了?”“食不下咽。”昌东抬起头,目光在她面前的碗碟上一一扫过。“流西,食不下咽多用于心里有事吃不下饭,你这种吃撑了的,用这词不合适。”叶流西身子一歪,以手支颐:“我们就要被拆散了,你还没事人一样。”昌东说:“我们跟柳七也好,丁柳也好,都是初步接触,没什么了不得的矛盾,这么短的时间,他们也不可能计划什么步步为营的阴谋。”“丁柳是小姑娘,看到柳七给我们脸,心里不舒服,想在干爹面前求表现,自以为什么都能做成,她想搭台唱戏是她的事,我们不搭理就行……”
说话间,肥唐托着餐盘过来了。昌东看着他坐下,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联系上神棍了吗?”三个人里,只有肥唐玩qq,柳七号码给过来之后,理所当然交给他跟进了。不说还好,一说肥唐一肚子气。“发了几遍朋友申请,太高冷了,都没通过。”“是不是弃号了?”“不是!”肥唐连连摇头,“有一回搜他,我看到头像亮来着。”他发牢骚:“签名也怪里怪气的,什么‘为了解放不吃鸡’,东哥,这人是不是活在旧社会啊,咱们都解放多少年了。”“也可能是号码易主了……你好友申请怎么说的?”就说我是柳七的朋友啊。”
昌东沉吟。这神棍太阳公主,如果真如柳七所说,走遍大江南北,寻访奇人异事,那这么多年下来,经历的奇事和积攒的故事都不会少,柳七当年,不过是个捉蛇的,对神棍来说,还真算不上特别,他未必还记得。“这样白马酒庄,你再发一条,就说你在玉门关外,白龙堆里,挖到一口棺材,里头是穿着唐装的皮影人,一共九个,再把那首‘披枷进关泪潸潸’的歌谣也发过去,一条写不下就分两条发……他再不回复,就算了。”十多年了,难说一个人的爱好会不会发生改变。但如果神棍还是一如当年,有着为了一个传说故事就跟老人家比手画脚交谈一整天的耐心的话,应该……会回复的。
全文详见:10569.html

TOP